甩包袱做减法的一汽轿车 欲爬出低谷有何心腹难事

《投资者报》 记者 张诗雨 2017-09-30 23:23:00 阅读: 收藏

除了甩掉夏利这个包袱外,机制更灵活,市场反应更迅速或许才是一汽轿车未来需要快马加鞭地解决好这些难题,这也是一汽集团能否早日实现整体上市的关键所在

  近年来,一汽轿车(000800.SZ)屡屡上热搜,大幅亏损、变卖红旗、高管调动等新闻令其不断受到市场关注。9月22日,一汽轿车大股东一汽股份减持消息曝光,一汽轿车兄弟公司——一汽夏利股份将在后续被抛售。这不禁令人猜想,困扰一汽多年的同业竞争问题,将会有重大进展了吗?是否同时也意味着一汽集团的整体上市为期不远了?
  
  与此同时,一汽轿车自在今年4月、6月间分别将总经理与董事长更换,抛售一汽夏利股份是否由新任董事长和总经理主导?公司今年来为这一目标的实现做了哪些准备?公司曾在去年承诺3年内解决同业竞争问题,是否能够兑现?此外,整体上市有何进展?
  
  就以上相关问题,《投资者报》记者向一汽轿车致电致函,但电话均未有人接听,邮件也未有回应。
  
  变卖一汽夏利
  
  这波对一汽集团整体上市的期待源于9月21日,一汽夏利发出的一份公告称,公司接到通知,控股股东一汽股份将以公开征集受让方的方式,协议转让所持公司部分股份,本次转让完成后,公司控股股东将发生变更。
  
  一汽股份是一汽集团子公司,也是一汽轿车与一汽夏利的控股股东,分别持有两家公司47.73%与53.03%的股份。在同一股东控股的情况下,一汽轿车与一汽夏利的管理层也高度重合,竺延风、徐建一、许宪平、秦焕明都曾同时担任两公司的董事长。现在看来,这种同时在两公司任董事长的状况,期间要在一汽轿车新任董事长——王国强任期画上终点。
  
  早在2002年,天汽集团将持有的天津夏利60%股权卖给一汽集团,天津夏利从此改为一汽夏利。从此以后,一汽集团也一直在一汽夏利董事会中稳定占据4~5个席位。
  
  但因一汽轿车与一汽夏利产品较为相似,两家上市公司也一直被同业竞争问题所缠绕。一汽轿车现旗下主要产品包括轿车奔腾、马自达。两款车售价区间分别在8万至14万元、14万至21万元。一汽夏利则生产轿车夏利、威志、骏派等系列。
  
  同是生产轿车的企业,可以说,一汽轿车和一汽夏利曾是一对难兄难弟。2016年,一汽轿车扣非后亏损11亿元,一汽夏利则亏损17亿元。2017年上半年,一汽轿车的状况有所好转,盈利2.5亿元,一汽夏利却仍亏损6.8亿元。
  
  一汽集团入股夏利初期,夏利也曾为集团带来些许收益。2003年至2011年间,一汽夏利均保持了盈利。但自2012年以来,其扣非后均为亏损,不断靠变卖资产来保壳。这使得一汽集团一方面收不到多少利润,一方面还因迟迟解决不了同业竞争,耽搁整体上市。
  
  不断做减法
  
  2011年,一汽股份曾向一汽轿车和一汽夏利做出不可撤销承诺,在5年内通过资产重组或其他方式解决一汽轿车和一汽夏利同业竞争问题。但在去年,一汽轿车和一汽夏利又在公告中表示,“承诺无法履行,恳请股东大会同意其将承诺期延迟3年作为过渡。”
  
  事实上,同业竞争问题已经困扰一汽很长时间,这也许是新任管理层战略调整的原因之一,目前看来,新任管理层的方向正是“甩包袱”,割舍一汽夏利。
  
  6月8日,一汽轿车发布公告,宣布公司董事长秦焕明将辞职,不再公司担任任何职位,
  
  公司新任董事长便是王国强。董事长更换的一个多月前,公司的总经理也换了人。4月29日,公司在公告中称,总经理安铁成因工作原因辞职,安铁成的继任者是胡咏,后者曾任一汽大众总经理。
  
  近年来的一汽轿车可谓高管变动频频。今年6月是一汽轿车2016年以来二度更换董事长,在10个月前,也就是2016年10月,公司也曾完成过一次董事长更替。那一次是由秦焕明接替许宪平的位置,担任一汽轿车董事长。
  
  在任10个月期间,秦焕明对一汽轿车实施了一系列重大变革,他的变革措施可以简单概括为甩包袱、做减法,其中一项便是变卖红旗。2016年11月19日,一汽轿车发布公告称,拟以4.28亿元的价格将红旗汽车转让给控股股东一汽股份。
  
  今年4月初,一汽轿车停止建设已投资超过人民币两亿元的D201项目,即推出一款自主研发的高端MPV车型,以避免造成更大的投资损失。
  
  今年5月间,公司将旗下一新能源工厂的建设叫停,并在公告中表示,未来5年,公司利用现有两个工厂40万/年的标准产能,通过优化产品布局及生命周期,能够满足未来产品布局及规划产量需求。言外之意,公司现有产能就能满足要求,再多投入就是浪费。
  
  尚需完善机制
  
  尽管一直在不断做减法,让一汽轿车在今年摆脱了亏损。但在响应市场上,一汽轿车还是明显落于人后。
  
  拿近年来火爆的SUV产品来说,一汽轿车在去年12月才推出旗下首款SUV车——奔腾X80。迄今为止,公司也未在市场上推出新能源轿车。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在竞争激烈的乘用车市场可能一步落后于人,便步步落后于人。
  
  对此,汽车专家凌然曾对《投资者报》表示:“一汽这种一支笔或者盖N个公章才能解决问题的机制不利于企业发展。车企在这个时间,要迅速抓住机遇、解决问题,才能迎接市场的挑战。”
  
  还有更令一汽轿车尴尬的是,在公司终止新能源工厂建设后,有关部门就对推动新能源汽车发展推出重要政策。在9月9日举行的2017中国汽车产业发展国际论坛上,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曾表示,我国已启动传统能源车停产停售时间表研究。正在考虑推行双积分管理办法,即企业所产燃油车超过一定燃油量将减少积分,相反,生产新能源汽车超过一定的公里数将得到正积分。
  
  这对目前尚无新能源车产品的一汽轿车无疑是重大考验。对此,一汽轿车也在半年报中承认,公司面临节能减排压力增大、法规趋严、步伐加快的风险。
  
  对于一汽整体而言,除了甩掉夏利这个包袱,机制更灵活,市场反应更迅速或许才是一汽轿车未来需要尽快解决的问题,也是一汽集团能否早日实现整体上市的关键所在。■
声明:投资者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猜你喜欢

公司 MORE

业绩“变脸”又涉嫌信披违规遭问询 巨力索具称“因原材料价格上涨超预期”

自巨力索具上市以来,净利润一路下滑直至最近一年的亏损,而与之相伴的是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杨氏家族的一路减持,累计减持套现超过26亿元

十几年间业绩原地踏步 珠江啤酒与“五强”渐行渐远

从2006年到2017年,珠江啤酒的营收和净利润几乎未增长。而在同一时期,华润雪花拿下中国啤酒老大的位子,青岛啤酒营收翻倍、净利润增长2倍

万科前5月业绩平淡 新兴项目已经告别暴利时代?

万科一向是房地产业的风向标,虽然今年前5月的业绩并不亮眼,但两大新兴业务却再次引领风潮。不过新业务显著拉长的资金回报周期,是否会加大资金链压力,值得重点关注

好未来被“浑水”瞄上 80后“首富”更长远挑战在别处

好未来方面对《投资者报》表示,浑水提出的指控包含大量错误、未经证实的猜测以及对事件的恶意解读。实际上,比起浑水的做空,应对新颁布的减负政策才是更长远的挑战

差异化与高附加值护航 地素时尚打造服装产业“轻资本”高效模式

差异化竞争定位完成了公司对女装市场多维度、深层次的渗透与覆盖,高效的轻资产运营模式使公司避免了行业普遍面临的大规模存货“顽疾”,下一步,地素时尚的目标是打造一个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时尚产业集团

业绩亏损又遭恒指剔除 行业疲软下的联想能否凭借5G业务翻身

联想集团发布的2017年报告显示,联想的三大主要业务板块均出现下降,其中作为重点的PC业务今四年来首次失去PC全球老大的地位,被寄予厚望的智能手机业务和被作为业务增长亮点的数据中心企业IT业务也均出现大幅度下降。

民族品牌崛起样本:中国企业如何靠专利创新突围

在跨国公司、外资品牌强势的专利“围剿”面前,民族电器品牌的发展壮大面临着严峻的威胁,在此背景下,中国企业需要突围而出,专利创新与维权必不可少

创业板迎来首只“独角兽” 锂电巨头宁德时代成功上市

作为这样的一只“独角兽”,上市首日毫无悬念地涨停,报收36.2元,市值突破786亿元,成为创业板市值第二的上市公司。

以“华谊兄弟”之名融资 王忠军兄弟担保的信托资金去哪儿了?

去年,民生信托发布了“至信271号华谊兄弟盒饭TV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王氏兄弟提供了部分担保,但资金却并未流向华谊兄弟

中药第一股天目药业重组7年7败 无奈引入“门外汉”意欲何为?

公司此次新任董事长赵非凡和总经理俞连明均来自股东公司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在医药行业上,两人都未曾涉足,可以说是完全的“门外汉”

投资头条 MORE

收购FF恒大握住世界顶尖电动车技术 落地中国助力行业升级

恒大把目标瞄准了潜力巨大的新能源汽车市场,这是其年初宣布进军高科技产业后打响的第一枪。

业绩“变脸”又涉嫌信披违规遭问询 巨力索具称“因原材料价格上涨超预期”

自巨力索具上市以来,净利润一路下滑直至最近一年的亏损,而与之相伴的是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杨氏家族的一路减持,累计减持套现超过26亿元

红土创新基金总经理离任 首家PE系公募如何避免掉队?

6月16日,红土创新基金发布公告,公司总经理杨兵因个人原因离任。记者注意到,杨兵在红土创新基金成立不久便加入公司,迄今为止已经供职近4年

十几年间业绩原地踏步 珠江啤酒与“五强”渐行渐远

从2006年到2017年,珠江啤酒的营收和净利润几乎未增长。而在同一时期,华润雪花拿下中国啤酒老大的位子,青岛啤酒营收翻倍、净利润增长2倍

万科前5月业绩平淡 新兴项目已经告别暴利时代?

万科一向是房地产业的风向标,虽然今年前5月的业绩并不亮眼,但两大新兴业务却再次引领风潮。不过新业务显著拉长的资金回报周期,是否会加大资金链压力,值得重点关注

温商贷被爆涉嫌自融 存管银行竟然一变再变

互联网金融监管进入深水区,不少大型平台的问题开始逐渐暴露,不少媒体注意到了温商贷遇到的难题

好未来被“浑水”瞄上 80后“首富”更长远挑战在别处

好未来方面对《投资者报》表示,浑水提出的指控包含大量错误、未经证实的猜测以及对事件的恶意解读。实际上,比起浑水的做空,应对新颁布的减负政策才是更长远的挑战

差异化与高附加值护航 地素时尚打造服装产业“轻资本”高效模式

差异化竞争定位完成了公司对女装市场多维度、深层次的渗透与覆盖,高效的轻资产运营模式使公司避免了行业普遍面临的大规模存货“顽疾”,下一步,地素时尚的目标是打造一个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时尚产业集团

业绩亏损又遭恒指剔除 行业疲软下的联想能否凭借5G业务翻身

联想集团发布的2017年报告显示,联想的三大主要业务板块均出现下降,其中作为重点的PC业务今四年来首次失去PC全球老大的地位,被寄予厚望的智能手机业务和被作为业务增长亮点的数据中心企业IT业务也均出现大幅度下降。

车贷平台陷入“倒闭潮” 头部企业显马太效应

中小车贷平台由于受政策严控、资金等成本端高居不下的原因出现“倒闭潮”。在新一轮行业洗牌中,头部企业反而显示出优势,市场份额正在向其集中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X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