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辰:回到未来,潜行当代

《投资者报》 李璟 2018-05-21 00:00:00 阅读: 收藏

来到金辰位于上海陆家嘴中心精致的公寓型工作室,感觉进入了一个充满艺术氛围的高级商务会所,极为整洁而富有格调。在工作室中,除了正在创作过程中的艺术作品,还有很多精美的雕塑。


有别于其他艺术家的感性浪漫,金辰的理性与条理性更像是一位金融界的精英。这和他的过往经历不无关系,他很喜欢在艺术创作的同时,保持着紧张而有序的生活状态。从清华美院毕业后先后从事过媒体工作及自主创业,但同时也坚持着自己艺术创作状态。


在商业上小有成就后发现自己最大的乐趣还是来源于艺术创作。“就是有种强烈的创作欲望让你去思考,并通过绘画的形式表现出来。我并不知道自己画的是属于什么类型,我没有给自己定过位,只是表达自己最喜欢的,一些朋友看过我的作品之后,把我的画定位成冷抽象。”初见金辰,他看起来沉稳而富有气质,他非常注重自己的外在仪表,就和他整洁的工作室一样,金辰说他喜欢秩序,这种风格也带到了他的艺术绘画中。初看他的画,画面色彩丰富而热烈,细看却理智而有秩序,它们抽象又冷静,很像金辰本人,在看似繁杂混乱的当代艺术流派中始终保持自己的独特风格。


与我们看到的很多当代热烈奔放、随意泼洒的抽象绘画不同,金辰的画很细致,抽象的理智而有秩序;你可以从他的笔下感受到那一些敏感的触点,他的画作把艺术内涵和表现进行了融合,似乎不带任何的情绪,但又通过极简单的圆点与线条的排列组合将观者的情绪引向高潮和多维的空间。“其实我的画装饰性都很强,除了要有内涵,看着让人舒服也是我创作的底线。”


艺术是另一个时空维度的沟通


在金辰看来,当代艺术的形式繁杂,容易让人眼花缭乱,自蒙特利安、康定斯基以来,当代艺术表达的就是抽象意义,抽象绘画是绘画艺术集大成者,是绘画的诗歌与哲言;但抽象艺术也逐步细分,抽象艺术来自于真实世界,对世界的理解构成了不同艺术家的绘画语言。当今艺术审美的主流话语权依旧在西方手中,目前,国内美学教育依然比较欠缺,我们的教育大部分还是传统的、未经改变的那一类方式,对美的意识和认知并没有标准。当下的艺术趋势方向其实是一致的,有趋同性的,人们都尽量把自己融合到以西方为主体的主流意识当中。



这种趋同性就好比看电影,人们都会去选择评分高且叫座的电影,很少有人会去慢慢发掘小众的、非主流的电影,因为大家时间有限,试错的成本太高,尤其是在文化这方面,当一个人特别有名的时候,你会觉得他画的都是没问题的,如果看不懂就是自己的问题。其实也就是说明大部分人在艺术方面缺乏自我认同感、缺乏主见。


中西方的文化差异也体现在接收容纳方式上的差异。就像徐悲鸿,大家都耳熟能详,而当时和他一起赴法留学的常玉却没多少人知晓,常玉在法国学的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主流”的艺术,但是回国之后却没有得到认可,当时国内主流审美还停留在传统写实绘画、工笔画和国画中,对画作的评判依据主要来源于画作本身的美丑,国外主流文化和中国文化价值取向上是有时间差的。这个维度上到现在还存在着巨大的时空差。审美力上人与人之间的时空差距实在太大了,近在咫尺的两个人可能生活在不同的审美时空。


“当代的艺术审美标准是什么样的呢?”这似乎是永远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人们在欣赏画的时候,对这个画好不好的评价其实是源于看不看得懂,而当代艺术其实不是这样的,”在金辰看来,当代艺术是对人的超现实的一种探索,是走在人类已知领域之前、超越于目前的沟通体系之外的一种探索,绘画也是一种沟通,西方古代的绘画为宗教和皇室服务,而当代艺术是探索未来的一种工具,“艺术永远都是为这个时代服务的,或者说,它在为这个时代去探索前进的道路”,绘画有摄影永远达不到的高端体验,一种奢侈的体验,所以很多奢侈品都会跟艺术家合作,比如村上隆、草间弥生等,“这是一种精神传递”,金辰这样形容。


做孤独的探索者


金辰早先作品是以油画为主,现在多以丙烯颜料绘画为主;丙烯颜料亮丽持久、色彩稳定,能更好呈现他所要表现的意境和质感,他的画完整展现了他的成长脉络,从具象到抽象的一种变化趋势,他的艺术道路也是在工作之余不断探索建立的,近两年来,他慢慢放弃了其它事务,专心投入自己的绘画创作。


起初,他只是单纯地描绘中国江南地区所独有的太湖石,之后经过不断的变形,加上更多的主观意识,使得画面简洁抽象而内涵丰富,动感节奏而有秩序,“我也画过具象的东西,但是目前,我能感受到的和画出来的已经远远超过了这个层次”,在艺术中,面对同一个东西,每个人能感受到的内容却大不相同。人的成长都有轨迹,在艺术中的展现也是显而易见的,同一个人,二十岁和五十岁喜欢的事物大概率会发生改变,你的人生阅历决定着改变的层次,艺术亦然。


在艺术探索之中,没有终点,作品可以定位定型,思想却不可以停滞,有思想、有表达的欲望,加上持续探索,艺术家的作品才有价值,金辰深谙此道。所以在自我创作中也在不断进行着自我否定,既然都知道每个人的审美和表达方式不同,也就没有必要太在意趋同性了,“我也有看不懂的画,也有觉得奇奇怪怪的画,不喜欢就放过去好了,没必要每一幅画都喜欢,反正肯定会有喜欢的类型。”



探索一定孤独,而对金辰而言,寻找自己最喜欢最适合的路线是一个孤独却精彩的过程,修炼自我很有趣,他一直在不断寻找自己独特的绘画语言,“曾经有人问我,你到底是什么流派,说实话,我不知道”,“梵高还觉得自己是印象派呢,但现在看来,他早已超越印象派太多了,至少,90后00后还是更喜欢梵高胜过喜欢莫奈他们吧,他领先于那个时代太多。”在向自己理想状态的推进和打磨中,金辰始终有一套自己的坚持。


拒绝从众与复制


“细分领域越来越细,后来者是进不去的,进去也没有价值。”


当代艺术已经越来越刺激,艺术家想要发现自己的特点,就不要重复走别人走过的路,当代很多艺术家追求的事物不同,有的艺术家同时也是商人,懂得寻求热点,什么好卖就画什么。无论是毕加索时代,还是拉斐尔时代,都是由他们率先确定了绘画的某些规则,一旦在市场上大卖之后,就会出现一大批跟风者。


但跟风获得的只是自我的丧失,“你不仅不是他,而且你也丧失了你”,这也符合当下这个互联网时代的特点,只有唯一,没有第一。在自己的手机里,某一类型的APP只会有一种,没必要装那么多同类型的应用软件,当代艺术也是,即使你整成了范冰冰的脸,大家也只知道你是网红脸,却不知道你是谁。


 “艺术家要对自己真诚,他要知道自己要表达什么,然后坚持走自己的路,我就是这样想的,就要按这条路探索下去,哪怕现在画出来的东西比较粗糙,但是我坚信未来一定是有价值的。”


不拒绝与尝试


一个敢于试错和不断成长的艺术家,能够找到刺激自己的物体,再将其结合自身进行发散,脑洞大开,生长和进化是一件很难界定的事情,不同人眼中的同一件事传达的信息是不尽相同的,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一个艺术家在创作的时候如果只是停留于描绘写实,超越不了物象的约束,是很难成长的,拒绝进化就会僵化。


艺术家多多少少都会在前行的道路上碰到瓶颈,金辰也不例外,“遇到瓶颈的时候真的非常痛苦,就像突然找不到开关,但是你一旦找到了那个开关,整个人的思维就会喷涌而出,”不断的试错可以让前行的路途更加清晰,因为探索下去,才能发现更多有趣的东西。


绘画之余,金辰喜爱阅读各类书籍,从早先财经、中医、历史到近年尤其喜爱的量子物理学知识,画面日益体现出宏观空间和微观细节,正如他自己所说:“我作画时就像在创造一个小型的宇宙,由一个奇点向外爆炸放射蔓延,充满无限热力,无限的可能性,但随着热度渐渐冷却,星系之间,星体之间,开始逐步找到自身的归宿,逐渐由气态变为固态,相互之间因为体积质量以及引力的不同,找到彼此的距离平衡点,万物开始有了规律与秩序。”简而言之,就是由感性到理性,最终画面体现出的冷静与理智,彼此交融又严格区分。


博览群书且阅历丰富,金辰的这些经历造成了他画面特有的质感,这样表现出来的画面少有人能及,也在当代绘画艺术中独树一帜,具有高度的识别性;这确实是只属于他自己的语言风格:从有限度的理智到有限度的自由。正是这种阅历了人生之后的沉淀,才深刻了解诗与远方不在别处,和金辰沟通完,你会不由自主被带入一个他的世界中,正如他的作品,让人感到秩序与紧张,但同时又深感无限热力,无限的可能性。■

声明:投资者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猜你喜欢

公司 MORE

创业板迎来首只“独角兽” 锂电巨头宁德时代成功上市

作为这样的一只“独角兽”,上市首日毫无悬念地涨停,报收36.2元,市值突破786亿元,成为创业板市值第二的上市公司。

以“华谊兄弟”之名融资 王忠军兄弟担保的信托资金去哪儿了?

去年,民生信托发布了“至信271号华谊兄弟盒饭TV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王氏兄弟提供了部分担保,但资金却并未流向华谊兄弟

中药第一股天目药业重组7年7败 无奈引入“门外汉”意欲何为?

公司此次新任董事长赵非凡和总经理俞连明均来自股东公司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在医药行业上,两人都未曾涉足,可以说是完全的“门外汉”

业绩初回暖又陷借贷纠纷 董事长称对步森股份负责到底

步森股份近日陷入了一笔借贷担保纠纷,但令人蹊跷的是,这项担保发生的时间恰好是公司控制权和实际控制人变动的交接期,这就为厘清事件真相蒙上了一层迷雾

A股“中枪”世界杯?“魔咒”背后的大悬念

对于投资者来说,“世界杯魔咒”是一个每逢这一时刻必然会被提起的话题。而今年上半年,A股各主要指数均已出现不小的跌幅,因而本次世界杯是否迎来转机令人关注

十年市值犹如坐过山车 整顿后的重庆啤酒何时迎春?

近一两年来,重庆啤酒的业绩有所好转,在推进高端化战略方面显现出一定成效。但目前几乎所有啤酒商都在往高端化方面发展,重庆啤酒面临的压力仍然巨大

助力华侨城&西安政府战略合作 康佳集团物联网项目抢先落地

物联网连接世间万物,拥有广阔市场前景,随着它的蓬勃发展,康佳也将乘着这股“东风”进一步推动业务升级,使企业发展迈入一个新的高度!

影视上市公司高管年薪起底 超七成低于百万元与影星不可比

此次“阴阳合同”事件引发了投资者对影视圈明星收入的高度关注,而对于影视上市公司高管来说,他们的薪酬又是多少呢?他们的薪酬与公司业绩是否匹配?高薪的高管又有什么职业经历呢?

审慎扩张 融信中国规模增速放缓

2018年1~5月,融信中国(3301.HK)实现合约销售额447亿元,完成全年目标37%,与之相对的是,融信中国方面表示,规模增速会有所回落

三年市值狂跌273亿元 “当年牛股”百润股份为何走下神坛?

百润股份收购巴克斯酒业是基于当时的行业状况给出了较高的收购价,但当行业状况发生变化、业绩承诺难以达成时,公司的当务之急是给出对中小股东负责的应对措施

投资头条 MORE

小米首席科学家离职:研发不如讲故事,专利问题或成日后地雷

按照2019年调整后预期盈利计算,小米市盈率应达到27~34倍,而苹果目前市盈率为18.34倍。同时,小米2017年的营销费用52亿元,比研发费用高出20亿元

美的集团创始人何享健 古稀之年再战港股市场

对于美的置业布局,其执行董事兼总裁郝恒乐曾下过军令状,即2020年达到1000亿元

民族品牌崛起样本:中国企业如何靠专利创新突围

在跨国公司、外资品牌强势的专利“围剿”面前,民族电器品牌的发展壮大面临着严峻的威胁,在此背景下,中国企业需要突围而出,专利创新与维权必不可少

创业板迎来首只“独角兽” 锂电巨头宁德时代成功上市

作为这样的一只“独角兽”,上市首日毫无悬念地涨停,报收36.2元,市值突破786亿元,成为创业板市值第二的上市公司。

以“华谊兄弟”之名融资 王忠军兄弟担保的信托资金去哪儿了?

去年,民生信托发布了“至信271号华谊兄弟盒饭TV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王氏兄弟提供了部分担保,但资金却并未流向华谊兄弟

中药第一股天目药业重组7年7败 无奈引入“门外汉”意欲何为?

公司此次新任董事长赵非凡和总经理俞连明均来自股东公司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在医药行业上,两人都未曾涉足,可以说是完全的“门外汉”

业绩初回暖又陷借贷纠纷 董事长称对步森股份负责到底

步森股份近日陷入了一笔借贷担保纠纷,但令人蹊跷的是,这项担保发生的时间恰好是公司控制权和实际控制人变动的交接期,这就为厘清事件真相蒙上了一层迷雾

A股“中枪”世界杯?“魔咒”背后的大悬念

对于投资者来说,“世界杯魔咒”是一个每逢这一时刻必然会被提起的话题。而今年上半年,A股各主要指数均已出现不小的跌幅,因而本次世界杯是否迎来转机令人关注

十年市值犹如坐过山车 整顿后的重庆啤酒何时迎春?

近一两年来,重庆啤酒的业绩有所好转,在推进高端化战略方面显现出一定成效。但目前几乎所有啤酒商都在往高端化方面发展,重庆啤酒面临的压力仍然巨大

基金称千亿市场待搅动 潜在“抽血”因素不可小觑

美联储加息,美对华“301”征税清单公布在即,叠加国内限售股解禁和“独角兽”上市,潜在的“抽血”因素不容忽视,资金和情绪上面临诸多考验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X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