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奇转身 百度的AI革命回到原点踏步?

《投资者报》 刘露扬 2018-05-28 00:00:00 阅读: 收藏

在2017年百度的Summer Party上,身着短裤T恤的陆奇作为抽奖者小跑上台,这个56岁的“理工男”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身材精瘦干练、甚至略带些少年感;说话热情洋溢、铿锵有力,很难让人想象到他是一名世界顶尖的AI专家。


抽完 “无人车路测机会”一系列“未来大礼包”奖项后,现场他直呼,“今年是AI元年!”其实,自陆奇加入百度后公开亮相的每一个场合,他都在不遗余力地为AI站台。就在那场活动接近尾声时,他略微激动地说,“其实我还有个礼物要到明年才能给大家。我们的AI技术越来越强,机会真的太多了。明年我们会把更一流的AI技术产品带给大家,到时再见!”谁也不曾想到,今年却没有机会再见了。


陆奇为何要离开百度?他未做完的AI革命会由谁来接棒?接下来的百度会向何方发展?带着这些问题,《投资者报》记者一直多方试图联系百度方面,然而截至发稿,记者未收到百度方的答复。


座右铭要比别人“做的更多”


在加入百度之前,陆奇是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直接向微软CEO纳德拉汇报。在微软期间,陆奇曾领导了包括Microsoft Office、Office 365、SharePoint、Exchange、Yammer、Lync、Skype、必应搜索、必应应用、MSN及广告平台在内的产品研发与相关商业团队运营。纳德拉曾把陆奇评价为与创始人比尔·盖茨、前任CEO史蒂夫·鲍尔默、新任董事会主席约翰?汤普森等对微软贡献最多的五人之一。


其实,陆奇能做到今天的成就也是命运的阴差阳错。1961年出生在上海,当时由于体质孱弱,且视力不佳,他求职造船厂工人职位被拒绝了。1980年他考上复旦大学,却再次因视力不佳不能从事物理实验,因而选择了计算机专业。后来他去了美国,在卡内基梅隆大学获得计算机博士学位。



就这样,毕业后的陆奇先后进入了IBM、雅虎。2008年,时任微软CEO的史蒂夫?鲍尔默邀请陆奇加入微软。当年年底陆奇出任微软互联网业务部门总裁,他在任期间帮助微软Bing搜索份额从8%上升到20%,并通过和Facebook的合作,对抗第一大搜索引擎谷歌。


无论在哪,陆奇数十年都遵照自己的座右铭:“do more、know more、be more” ( 做的更多、了解更多、成就更多)。早起查邮件,晨跑四英里,然后到达办公室,如此开始一天工作的写照。


2016年9月,因为在骑车过程中腿部受伤,之后病情加重,陆奇宣布从微软离职。不过,似乎伤病不但没有影响到他的职业生涯,反而打开了另外一扇窗户,一时间他成为全球不少顶尖科技公司争相抢夺的人才,但此时的陆奇早已不是当年那个身体孱弱且贫穷的学生了。钱对于他来说或许早已不再重要了,怀抱一颗能够真正改变自己国家的热忱,陆奇回国加入了百度。


主航道和护城河


2016年,似乎是百度成立以来遇到的最低谷时刻,“魏则西事件”将百度核心的商业模式-搜索广告竞价排名,推到了前所未有的道德窘境,整个企业也遭到了社会的口诛笔伐。公司股价持续下跌导致被狠狠甩出了“千亿俱乐部”。


而陆奇及时的来到,则精准的解决了百度的困境:他在百度的486天里,给百度留下了深刻的印记:包括百度“主航道”和“护城河”的梳理,以及智能驾驶事业群组(IDG)、智能生活事业群组(SLG)和AI技术平台体系(AIG)三大事业群,分别对应无人驾驶、智能家居等多个AI落地场景。


具体来讲,主航道指Feed流和人工智能两大业务,代表的是百度未来支柱业务;护城河是指能够让主航道业务航行更稳健的业务,起到护卫舰队的作用,说的是百度的现在。


陆奇在主航道的贡献十分明显,尤其是无人驾驶业务上:他入主百度仅两个月就开始对百度原有的内部资源进行整合,成立智能驾驶事业群组并亲自兼任总经理,之后顺势推出阿波罗计划,目标是“成为无人驾驶的安卓系统”。


但陆奇离开后,阿波罗计划能否继续推进无疑打上了一个问号。百度的无人驾驶离职潮相当严重,仅在短短一年内,百度原首席科学家吴恩达、原高级副总裁王劲、深度学习研究院原常务副院长余凯、研究院原院长林元庆和无人车原首席架构师彭军等纷纷离巢创业,再加上陆奇离去,阿波罗计划已经蒙上一层阴影。



回到原点踏步?


日前,百度发布了2018财年第一财季财报显示:第一财季百度活跃的网络营销客户数量约为47.5万家,每家网络营销客户的平均营收约为3.61万元,同比增长19%。如此算下来,网络营销客户为百度贡献了171.5亿元的营收,而百度第一季度的总营收为209亿元,可见其所占比例之大。


然而“All in AI”的陆奇进入百度所做的第一件事就直接砍向了“医疗广告竞价排名”。2017年2月8日,陆奇裁掉百度医疗事业部,移动医疗事业部被整体裁员,从未在国内工作过的陆奇以一己之力试图拖动百度这个庞大巨人的“身躯”。


众所周知,医疗广告是广告业务中最赚钱的项目之一,坦率地讲,这也意味着,陆奇的改革很难不触碰到高层的实际利益。纵观陆奇的履历,他骨子里流淌着工程师的血液,与百度长期以来靠医疗广告等方式创收的价值观显然有所差异。


事实上,与陆奇一直对外强调百度是一家人工智能公司相反,李彦宏则认为AI其实并不是百度的主业。


此前曾有媒体报道称,李彦宏在1月的财报电话会议上曾表示,并未说过百度All-in(全部投入)AI,“我是非常相信AI的,但百度并不是把所有资源都去做无人车、‘度秘’了,大多数资源还是在百度搜索、信息流这些相对核心的业务上。”


至此,或许市场可以对陆奇离职的真实原因探究一二,与一把手志不同道不合,陆奇即使怀抱着满腔改革热血似乎也无济于事。对于离职的原因,陆奇表示是由于“个人和家庭的原因”。然而,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一年多前,陆奇上任之时,王劲从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一位退职,对外宣称就是“个人和家庭的原因”,随后吴恩达也是如此,无一例外,这颇有些耐人寻味。


5月22日,百度高级副总裁、百度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公开表示:“百度内部从来没有进行过砍掉部分垂直领域的搜索竞价排名的讨论。”


其实,就在陆奇刚刚决定加入百度时,也曾担任总裁一职的过来人唐骏就曾写公开信告诫陆奇:“在百度,一些东西无法改变只能适应。”谁曾想到现在竟一语成谶。■
声明:投资者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猜你喜欢

公司 MORE

创业板迎来首只“独角兽” 锂电巨头宁德时代成功上市

作为这样的一只“独角兽”,上市首日毫无悬念地涨停,报收36.2元,市值突破786亿元,成为创业板市值第二的上市公司。

以“华谊兄弟”之名融资 王忠军兄弟担保的信托资金去哪儿了?

去年,民生信托发布了“至信271号华谊兄弟盒饭TV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王氏兄弟提供了部分担保,但资金却并未流向华谊兄弟

中药第一股天目药业重组7年7败 无奈引入“门外汉”意欲何为?

公司此次新任董事长赵非凡和总经理俞连明均来自股东公司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在医药行业上,两人都未曾涉足,可以说是完全的“门外汉”

业绩初回暖又陷借贷纠纷 董事长称对步森股份负责到底

步森股份近日陷入了一笔借贷担保纠纷,但令人蹊跷的是,这项担保发生的时间恰好是公司控制权和实际控制人变动的交接期,这就为厘清事件真相蒙上了一层迷雾

A股“中枪”世界杯?“魔咒”背后的大悬念

对于投资者来说,“世界杯魔咒”是一个每逢这一时刻必然会被提起的话题。而今年上半年,A股各主要指数均已出现不小的跌幅,因而本次世界杯是否迎来转机令人关注

十年市值犹如坐过山车 整顿后的重庆啤酒何时迎春?

近一两年来,重庆啤酒的业绩有所好转,在推进高端化战略方面显现出一定成效。但目前几乎所有啤酒商都在往高端化方面发展,重庆啤酒面临的压力仍然巨大

助力华侨城&西安政府战略合作 康佳集团物联网项目抢先落地

物联网连接世间万物,拥有广阔市场前景,随着它的蓬勃发展,康佳也将乘着这股“东风”进一步推动业务升级,使企业发展迈入一个新的高度!

影视上市公司高管年薪起底 超七成低于百万元与影星不可比

此次“阴阳合同”事件引发了投资者对影视圈明星收入的高度关注,而对于影视上市公司高管来说,他们的薪酬又是多少呢?他们的薪酬与公司业绩是否匹配?高薪的高管又有什么职业经历呢?

审慎扩张 融信中国规模增速放缓

2018年1~5月,融信中国(3301.HK)实现合约销售额447亿元,完成全年目标37%,与之相对的是,融信中国方面表示,规模增速会有所回落

三年市值狂跌273亿元 “当年牛股”百润股份为何走下神坛?

百润股份收购巴克斯酒业是基于当时的行业状况给出了较高的收购价,但当行业状况发生变化、业绩承诺难以达成时,公司的当务之急是给出对中小股东负责的应对措施

投资头条 MORE

小米首席科学家离职:研发不如讲故事,专利问题或成日后地雷

按照2019年调整后预期盈利计算,小米市盈率应达到27~34倍,而苹果目前市盈率为18.34倍。同时,小米2017年的营销费用52亿元,比研发费用高出20亿元

美的集团创始人何享健 古稀之年再战港股市场

对于美的置业布局,其执行董事兼总裁郝恒乐曾下过军令状,即2020年达到1000亿元

民族品牌崛起样本:中国企业如何靠专利创新突围

在跨国公司、外资品牌强势的专利“围剿”面前,民族电器品牌的发展壮大面临着严峻的威胁,在此背景下,中国企业需要突围而出,专利创新与维权必不可少

创业板迎来首只“独角兽” 锂电巨头宁德时代成功上市

作为这样的一只“独角兽”,上市首日毫无悬念地涨停,报收36.2元,市值突破786亿元,成为创业板市值第二的上市公司。

以“华谊兄弟”之名融资 王忠军兄弟担保的信托资金去哪儿了?

去年,民生信托发布了“至信271号华谊兄弟盒饭TV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王氏兄弟提供了部分担保,但资金却并未流向华谊兄弟

中药第一股天目药业重组7年7败 无奈引入“门外汉”意欲何为?

公司此次新任董事长赵非凡和总经理俞连明均来自股东公司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在医药行业上,两人都未曾涉足,可以说是完全的“门外汉”

业绩初回暖又陷借贷纠纷 董事长称对步森股份负责到底

步森股份近日陷入了一笔借贷担保纠纷,但令人蹊跷的是,这项担保发生的时间恰好是公司控制权和实际控制人变动的交接期,这就为厘清事件真相蒙上了一层迷雾

A股“中枪”世界杯?“魔咒”背后的大悬念

对于投资者来说,“世界杯魔咒”是一个每逢这一时刻必然会被提起的话题。而今年上半年,A股各主要指数均已出现不小的跌幅,因而本次世界杯是否迎来转机令人关注

十年市值犹如坐过山车 整顿后的重庆啤酒何时迎春?

近一两年来,重庆啤酒的业绩有所好转,在推进高端化战略方面显现出一定成效。但目前几乎所有啤酒商都在往高端化方面发展,重庆啤酒面临的压力仍然巨大

基金称千亿市场待搅动 潜在“抽血”因素不可小觑

美联储加息,美对华“301”征税清单公布在即,叠加国内限售股解禁和“独角兽”上市,潜在的“抽血”因素不容忽视,资金和情绪上面临诸多考验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X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