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何从理想主义到众矢之的 投之家前CEO黄诗樵背离初心

《投资者报》 张诗雨 2018-07-23 00:00:00  收藏

这个夏天,对于网贷行业而言可谓昏暗。自6月以来,相继有超过百家平台“爆雷”,但其中一家成为新闻事件主角,令人瞩目,该网贷平台便是网贷之家前兄弟公司——投之家。


尽管其CEO黄诗樵已投案自首,但一时间,他俨然成为众矢之的。


在人们的诸多评价中,风度儒雅、有情怀的黄诗樵,为何到如今被外界指责为骗子?在黄诗樵步入网贷行业后,是否逐渐背离了初心?投之家计划如何处理逾期借款,以便给投资人一个交代?


就以上相关问题,记者向黄诗樵微信发送了采访提纲,并拨打黄电话,均无人回应。后一位投之家员工告诉记者,黄诗樵目前还被深圳警方扣押,该员工已从投之家离职,投之家这个公司只剩下一个空壳。



曾多次转型、创业



天蝎座的黄诗樵个子并不高,其人颇显儒雅、干练,因长相酷似香港演员张智霖,曾被公司同事们戏称为“投之家张智霖”、“明明可以靠颜值,却要靠才华。”


虽说后从事行业多与金融相关,但黄诗樵并非金融专业毕业生。2006年,黄诗樵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大学期间,黄诗樵是个典型学霸,曾多次获得奖学金,在科技创新大赛获得殊荣。可以说,读书期间,他就展现出其有激情、执行力强的特点。



大学毕业后,黄诗樵进入平安集团,初期主要负责平安业务线上的数据分析等技术类工作,不过,很快他就从技术工程师做到项目经理。尽管在别人眼里,黄在平安的薪资丰厚、晋升空间稳定,但不安于现状的黄诗樵却在2009年从平安主动辞职了,开始走自己的互联网创业之路。


在2009年至2013年间,黄诗樵曾多次启动互联网创业,项目包括社交网站、团购网站等。不过,在不少创业项目未取得理想的成绩后,黄转而在创东方做了VC,并在2013年投资了网贷之家。


也许是多年互联网相关行业从业经历,加之身为风投对经济形势的观测,黄诗樵这一次选择一头扎进互联网金融行业。2014年,黄诗樵正式加入网贷之家所属的盈灿集团,在网贷之家彼时的兄弟公司——投之家担任CEO,由投资人变为合伙人,又一次开始了互联网创业。



数次转变业务模式的背后



2014年9月16日,投之家正式上线。起初,投之家的定位仅是互联网金融垂直搜索引擎,类似于互联网金融超市,为不同的P2P平台做导流。


此后,投之家又推出了债权二级市场业务。不同于其他网贷平台,彼时还不直接涉足网贷业务的投之家,是将全行业数千家平台中,挑出几十家合作伙伴,将后者的项目为投之家平台,供投资人选择投资。


随着公司发展稳定,原有业务日趋成熟,投之家开始逐渐衍生出网贷基金,该模式是将债权打包,使得单笔投资资金分散到多家平台中,达到分散风险的目的。


值得一提的是,2014年,投之家刚成立之时,其合作伙伴仅有珠宝贷、温商贷20余家网贷平台。彼时曾有人问过黄诗樵,为何拒绝与待还余额达到行业前三的红岭创投合作,在黄看来,红岭大标过多,被爆出坏账的项目过多,风险偏高。黄诗樵告诉提问人,红岭曾找过投之家,有意与之合作,但投之家认为红岭风险过高,拒绝了这一请求。 


“爆雷”之前,在投之家前员工眼里,曾经在平安集团快速升迁,做VC时年薪就达到百万的黄诗樵是个典型的理想主义者,更希望自己能“做成事儿”,赚钱对于黄诗樵而言并非最重要。选择进入互联网金融行业,是想为改变国内民营金融的生存环境做点啥。


然而,2016年下半年后,投之家转型为P2P平台,不再只是把其他平台资产拿来卖,自己也做起了网贷业务。投之家官网显示,公司今年7月11日与汽车新零售消费服务平台妙优车达成战略合作,从后者获得资产。


可以看出,从仅做导流,到推出网贷基金,再到自己涉足网贷,投之家从较“安全”的业务,逐步踏入高危行业。



为何踏上一条“不归之路”



令人不解的是,2016年下半年,投之家转型为P2P平台后,以徐红伟、黄诗樵为核心的盈灿集团创始团队,开始寻求将持有的投之家股权脱手。


投之家曾宣布,公司找到的新大股东便是珈伟股份。公司官网显示,2018年6月,投之家获上市公司珈伟股份母公司阿拉山口市灏轩公司4.09亿元B轮融资,对方现持有35.2%投之家股份。


然而,7月13日投之家“爆雷”之后,盈灿集团及珈伟股份方面都不承认,其在股权方面与投之家有关联。投之家如今的大股东到底是谁,股权结构究竟如何都成了一个谜团。


对于此次“爆雷”,黄诗樵曾与人透露,去年9月,徐红伟(盈灿集团董事长,投之家前股东)决定要把投之家卖掉,找了一位中介,该中介要求投之家团队做到一定的待收业绩,新股东才能付股权款,但此后,这一中介方推荐的多个项目都逾期了,而且越来越严重。


一位投之家前员工告诉《投资者报》记者:现投之家几乎所有员工都已离去,这家公司可以说已消亡。投之家本不擅长自己做P2P,我都不理解投之家为何要做自己不精通的事。公司6月之后不再做导流,之后就出事了。“爆雷”之前我就比较担心资产质量,因为只剩下两家资产来源方,但公司领导们对我说,他们对资产质量很有信心。


今年以来,在众P2P平台为成功备案谨慎发展、收缩待还余额之际,投之家成了少有待还余额还在增长的网贷平台。“爆雷”之前,投之家累计借款金额266亿元,待还余额29亿元。


令人难以理解的是,黄诗樵为何让投之家逐步走上高风险业务模式?起初连和红岭创投合作,都因风险大而被拒绝的黄诗樵,为何后来在如此动荡敏感之时,他要不惜冒险做大投之家?还有,黄诗樵到底是一个有情怀、有苦衷的受害者,还是一个骗子?这些,都有待时间去验证。■

声明:投资者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猜你喜欢

公司 MORE

  • 布局AI、石墨烯等前沿科技  恒大中科院敲定首批合作项目

    8月16日,恒大集团与中国科学院在北京举行首批合作项目签约仪式,据了解,此次首批签约合作项目共六个,总投资额16.47亿,分别为“中科恒大”超级计算机、人工智能、石墨烯、无人机、手术机器人以及“大健康海云工程”,总估值约46亿

内忧外患渐次加重 美的集团40亿回购难解大渴

自上市以来,美的产销量每年递增,但收益质量有下滑趋势,营业收入净利率从2016年的9.92%跌到2017年的7.69%,值得投资者关注

加加食品缘何“事故不断” 大手笔47亿购资产欲逆袭

深交所8月初曾就加加食品以47.1亿收购“金枪鱼钓”一事发出问询函,要求完善信息披露情况,包括金枪鱼钓上市之路屡次被中止、历史上的18次股权转让、存在股权质押风险等

“聪明钱”开始撤离贵州茅台 股息率下降透露什么端倪

经销商预收账款一直以来都被白酒企业看作自己的“护城河”,对贵州茅台更是如此。贵州茅台账户上的银行存款高达836亿元,自然会引发投资者疑虑

绿城加入高周转大军 压缩高端物业欲提速

2018年,房地产政策仍以强调控为主,且部分城市围绕打击炒房调控仍在升级。绿城中国项目多位于调控重点城市,此时祭出高周转大旗或许也是不得不为之

小米股价低迷调查:第三方卖场因质量问题拒绝小米“入场”

如今小米已经建立了自己的线下自营店帝国,但记者实地探访第三方卖场发现,第三方手机卖场的销售却鲜见推荐小米,更有商场因质量问题拒绝小米“入场”;另一方面,小米拓展金融引来市场一片争议

8天6家公司被罚超1.3亿 第三方支付迎来罕见大额“罚单潮”

监管机构对于第三方支付的监管愈发严格,尽管会冲击部分机构,但这有利于整个第三方支付机构竞争环境的优化

三大违规坐实深交所再发函 美年健康疯狂扩张后遗症受关注

美年健康多年来的高速扩张已经累积了诊疗质量下降、管理差异和内控风险,更令人担忧的是,频繁的小型并购已为公司堆积了高达40.46亿元的商誉

近三年累计投资900亿元,苏宁四处撒钱的逻辑是什么?

在中国互联网创投界,有一种创业的最终目标就是把企业卖给BAT,创业者们常把这种模式戏称为“TO BAT”。

新战略成效显著 “利润王”恒大半年净利超520亿大增125%

8月6日,恒大(3333.HK)发布正面盈利预告,2018年上半年税后净利润较去年同期增长125%以上,核心业务利润较去年同期增长100%以上,净负债率进一步大幅下降,从去年年末的184%大幅下降到130%以下。

A股“股神”沦陷亏损14亿 上海莱士复牌前景堪忧

大约是过去几年尝到了炒股贡献大半净利润的甜头,上海莱士今年上半年的证券投资余额远远超过去年收入,但在证券市场大幅波动时,这种激进风格的弊端显露无疑

投资头条 MORE

布局AI、石墨烯等前沿科技  恒大中科院敲定首批合作项目

8月16日,恒大集团与中国科学院在北京举行首批合作项目签约仪式,据了解,此次首批签约合作项目共六个,总投资额16.47亿,分别为“中科恒大”超级计算机、人工智能、石墨烯、无人机、手术机器人以及“大健康海云工程”,总估值约46亿

内忧外患渐次加重 美的集团40亿回购难解大渴

自上市以来,美的产销量每年递增,但收益质量有下滑趋势,营业收入净利率从2016年的9.92%跌到2017年的7.69%,值得投资者关注

前海人寿云计算中心在陕西富平开工 发力“保险+云”

前海人寿西安云计算中心位于富阎产业合作园区的富平高新区启动区内,富阎产业合作园区由陕西省西安市与渭南市在2017年共建成立,旨在形成一个横跨渭南富平、西安阎良两地,优势互补、特色兼容,带动区域融合发展的“特区”

老板“溜了”私募机构遭殃 拟失联私募被骂“骗子公司”

8月8日晚间,中国基金业协会公布了第23批拟失联私募机构,共7家,协会通过固定电话、手机号码、电子邮件等联系方式,均无法与它们取得联系

私募基金涉嫌自融 贝塔理财信披不实?

通过提供虚假材料等手段,欺骗工商登记机关,私募乱象引发市场关注

加加食品缘何“事故不断” 大手笔47亿购资产欲逆袭

深交所8月初曾就加加食品以47.1亿收购“金枪鱼钓”一事发出问询函,要求完善信息披露情况,包括金枪鱼钓上市之路屡次被中止、历史上的18次股权转让、存在股权质押风险等

交易系统即将上线之际 北京红木深陷用人争议

北京红木交易中心的线上电子交易系统正在对接北京交易结算中心,将很快正式上线交易,与此同时,新任交易中心的执行总经理却深陷前述工作单位“违纪违规”的争议

“聪明钱”开始撤离贵州茅台 股息率下降透露什么端倪

经销商预收账款一直以来都被白酒企业看作自己的“护城河”,对贵州茅台更是如此。贵州茅台账户上的银行存款高达836亿元,自然会引发投资者疑虑

多家网贷平台宣布“良性退出” 业内呼吁“将投资人权益放在首位”

宣布良性兑付可以表明企业的态度,但是“良性“与否,要看企业后续能否真正兑付,对于投资人来说,这只是一服安慰剂

绿城加入高周转大军 压缩高端物业欲提速

2018年,房地产政策仍以强调控为主,且部分城市围绕打击炒房调控仍在升级。绿城中国项目多位于调控重点城市,此时祭出高周转大旗或许也是不得不为之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X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