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女王”高俊芳的陨落 未来身在何方还是个谜团

《投资者报》 向劲静 2018-07-30 00:00:00  收藏

在电影《我不是药神》风靡全国之际,一时间掀起“买不起救命药”的热潮。


而在资本市场也掀起了“造假救命药”的一股热潮。这一幕,让人不禁想到10年前的“三聚氰胺事件”,两者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日前,“假疫苗事件”仍在继续发酵中。7月23日,长春市长春新区公安分局依据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涉嫌犯罪案件移送书》,对长春长生生产冻干人用狂犬疫苗涉嫌违法犯罪案件迅速立案调查,将主要涉案人员公司董事长高某芳(女)和4名公司高管带至公安机关依法审查。


这里的高某芳指的就是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生生物”,002680.SZ)董事长,且集董事、法定代表人、总经理、财务总监于一身的高俊芳。


从年薪6万到67亿的身家,高俊芳用了16年,然而,她成为众矢之的只花了7天时间。如今,失去高俊芳的长生生物将会成为怎样的公司?高俊芳未来又将身在何处?就此类问题,《投资者报》记者联系长生生物相关人士,可最终未能收到任何回复。



股票紧急ST



随着“假疫苗事件”在资本市场的持续发酵,长生生物在7月25日发布公告称,将在开市起停牌一天再复牌。


就在第二天,长生生物一开市,就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公司股票简称由“长生生物”变更为“ST长生”,开盘即封死跌停并维持至收盘,全天成交121万元,有近80万手资金封单。


7月16日,长生生物一字跌停,并由此展开了一场跌停之旅,截至7月26日,该股已连续出现8个一字跌停,8天内总市值蒸发130亿元,这一路不知伤害了多少投资者。


据了解,高俊芳持有长生生物1.76亿股股份、高俊芳配偶张友奎持有657.9万股、高俊芳儿子张›澈莱止1.74亿股,8个交易日过后,高俊芳一家三口身家缩水47.7亿元。 


此外,除了高俊芳等5名高管被带走以外,还有10名涉案人员因涉嫌刑事犯罪,被长春新区公安分局依法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目前案件相关工作正在审理中。



大起大落的“女王”



在“假疫苗事件”刚曝光之前,或许高俊芳并不在意。因为在去年11月份,长生生物被查出百白破联合疫苗效价指标不合格时,只是在公告里表示,鉴于百白破联合疫苗在公司销售收入总额中占比较小,因此对公司生产经营并无重大影响。最后,公司也只是被没收库存的186支疫苗,罚款344万余元。


然而,疫苗事件大曝光后,激起了大家的好奇心,高俊芳何许人也?


资料显示,长生生物创建于1992年,长春研究所与单位所在地长春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成立于1988年)共同出资成立的。


1995年,长生生物开始生产狂犬疫苗,它一度是上市公司长春高新(000661.SZ)的核心资产,第一盈利大户。那一年,长生生物悄然改制,并迎来了两位新股东——韩刚君和杜伟民。韩刚君用1932万元买下了长生生物30%的股权,成为第二大股东;他和杜伟民的合资公司则成为了长生的小股东。两年后,这些股份又被高俊芳纳入囊中。


同时,生于1954年的高俊芳,彼时是长春生物制品研究所的财务处长,后来被委派到了长生生物担任领导。从接任至今,高俊芳通过“财技”将原本国有制改制成私有化。与此同时,她从2001年税前5.98万元的年薪到如今所拥有的67亿资产,高俊芳花了16年时间。


长生生物私有化之后,高俊芳让更多的亲戚进了公司,从而将公司变成为“高家庄”。2008年,高俊芳的外孙孔令浩以1200多万元的总价受让长生生物的8.68%股权;高俊芳的外孙女杨曼丽以224万元受让长生生物1.6%的股权。


截止到2009年8月,高俊芳自己手中持有长生生物25%股权,所控制的深圳豪言持股30%长生生物的股权,孔令浩持有长生生物8.68%的股权,杨曼丽持股1.6%。2010年,深圳豪言将30%的股权分别无偿转让给25%给高俊芳儿子张›澈馈5%无偿转让给高俊芳本人。2014年,高俊芳的另一个女儿张雯也成为长生生物股东。


其实,在财富增长的背后,除了长生生物外,高俊芳还控制着9家公司,包括:长春瀚晟华创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深圳市豪言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北京长生万信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长春常青藤生物药业有限公司等,这些公司均与医药相关。


而这一切,在遭遇“假疫苗事件”后,将如何处置?又将走向何处?这些都无从知晓。



下一个“田文华”?



据了解,尽管当年与高俊芳曾在研究所共事过的员工大多已退休,很多人还对她留有印象。高俊芳在研究所的老领导如此评价这位中国“疫苗女王”:“她胆子太大,早晚会出事。”


如今,不仅长生生物将走向何方是个未知数,而且高俊芳未来将身在何处?这更是一个未知的谜团。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10年前“三鹿事件”时主管食品安全的国家药监局食品安全协调司司长孙咸泽,10年后升任主管疫苗的国家食药监总局副局长。


除此之外,如今的“疫苗女王”高俊芳和10年前的“奶粉女王”田文华如出一辙,两位都是成长于体制内。


“三聚氰胺事件”出现后,田文华最终被判处无期徒刑。据了解,田文华于2011年和2014年先后减刑,并多次被记功。2014年,其家人甚至向媒体声称,田被改判成有期徒刑18年以后,过两三年就可以保外就医、提前出狱了。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高俊芳可能涉嫌的“生产、销售劣药罪”,其法定最高刑法是无期徒刑。而在资本市场,7月23日深交所已对长生生物大股东、董监高所持有的股份进行限售处理,共涉及约4.41亿股,占长生生物总股本的45.29%,该部分股份多为限售股。


10年前,“奶粉女王”田文华的陨落,给奶粉业造成很大的影响;10年后,“疫苗女王”高俊芳的陨落,将会给疫苗业带来怎样的影响?我们不得而知。■

声明:投资者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猜你喜欢

公司 MORE

股东频繁质押带来挑战 九州通欲借政策东风翻身

“草根”名企九州通以高营收成为民营龙头,但市值一直未如人意,其他数据也稍显暗淡。在新医药政策的推行下,九州通能否抓住机遇,跻身白马股行列?

市值三个月缩水近四成 海信电器试水转型突围

海信电器业绩不如预期,其中既有国内电视市场持续萎缩、营收项目过于单一等因素,也有世界杯期间投入广告费过高的影响

老板电器市值蒸发300多亿 业绩增速剧降陷入泥泞之路

目前,我国厨电行业并未摆脱对房地产行业的严重依赖,而当下又正逢厨电行业的大洗牌,那么,老板电器能否众望所归

神州数码并购重组接连未果 “不抛弃不放弃”为哪般

神州数码表示,公司的并购战略是以投资换时间,因为新业务的培育和发展需要很长时间。但在重组监管趋严的背景下,下次并购或许需要在给出利润承诺时更为谨慎

格力电器暗战上海电气 海立股份控股权争夺战再升级

从业务整合的协同效应来看,格力电器与海立股份的关联度更大,但上海电气作为大股东,显然并不愿意放弃对海立股份的控制权,此时二股东与四股东的选择成为左右局势的关键

金地集团牺牲口碑换规模?现金流急剧下滑背后多地楼盘现密集投诉

无论是从销售额、营收等财务指标来看,还是从近几年楼盘质量来说,金地集团掉队已是不争的事实

驴妈妈旅游网的困境:屡陷盗刷事件 售后有待改进

驴妈妈用户的支付宝及各类信用卡屡次被盗刷,扣款方均显示为驴妈妈旅游网,驴妈妈旅游网用户信息安全问题存疑待解

中介“解决”商户合规乱象 饿了么被指知情不管

《投资者报》记者调查了上海、湖南、沈阳等多地饿了么外卖食品商家营业执照和食品经营许可证的合规问题,结果显示,违规进驻饿了么平台不仅有一套专门的服务链条,且平台对此知情却采取放任态度

频收问询函还踩雷乐视 达华智能自救之路不平坦

出售润兴租赁换购讯众股份,对公司来说有何利好?并购计划迟迟未落地,是否因为资金不足?如果复牌,是否存爆仓风险?

房地产进入“活下去”时期 绿城中国拿地将“更为谨慎”

一句“活下去”,将房地产公司的转型潮搅得更热,但做惯了高举高打的资金密集型模式,想要转向轻资产运营并非易事。绿城的“轻资产”发展之路成效如何,有待长期观察

投资头条 MORE

子公司管理办法征求意见开启 银行理财面临结构规模全面调整

在资管新规正式落地的近半年间,银行理财产品面临着结构与规模的双重调整。9月,受央行管理货币供给总阀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政策影响,流动性压力较前期有所缓释,促使财富管理收益指数小幅下行。而由于老产品的压缩,新产品的推出尚需时日,所以10月银行理财发行量预计将会进一步减少。

【招商银行|首席观点】个税改革: 收入影响与消费倾向

2018年10月1日,备受瞩目的新版个税法已正式实行。从官方预测的3,200亿元减税总额来看,减税力度不可谓不大。但谁才是此次个税改革的主要受益者?新个税法对居民收入有哪些影响、能否刺激居民消费?这是本文试图回答的问题。

金路集团实控人“神隐”4个多月复出 新账老账一起算?

在收购金路集团的过程中,达州一马显然是幕后金主。从历史股权变动来看,达州一马与达州名传农业有限公司、四川帝升林业集团有限公司存在关联关系

股东频繁质押带来挑战 九州通欲借政策东风翻身

“草根”名企九州通以高营收成为民营龙头,但市值一直未如人意,其他数据也稍显暗淡。在新医药政策的推行下,九州通能否抓住机遇,跻身白马股行列?

市值三个月缩水近四成 海信电器试水转型突围

海信电器业绩不如预期,其中既有国内电视市场持续萎缩、营收项目过于单一等因素,也有世界杯期间投入广告费过高的影响

老板电器市值蒸发300多亿 业绩增速剧降陷入泥泞之路

目前,我国厨电行业并未摆脱对房地产行业的严重依赖,而当下又正逢厨电行业的大洗牌,那么,老板电器能否众望所归

17岁摆地摊33岁选择创业 债务“堆出来”的浙江首富周晓光

随着上海清算所公告的报告,周晓光的新光集团资金问题彻底曝光。根据公告显示,新光集团涉及30亿元的债务违约,两笔应偿的债务未能按时全额支付。

神州数码并购重组接连未果 “不抛弃不放弃”为哪般

神州数码表示,公司的并购战略是以投资换时间,因为新业务的培育和发展需要很长时间。但在重组监管趋严的背景下,下次并购或许需要在给出利润承诺时更为谨慎

格力电器暗战上海电气 海立股份控股权争夺战再升级

从业务整合的协同效应来看,格力电器与海立股份的关联度更大,但上海电气作为大股东,显然并不愿意放弃对海立股份的控制权,此时二股东与四股东的选择成为左右局势的关键

医药基金拿下前三季度股基混合基冠军 基金经理选股逻辑后市策略曝光

医药龙头业绩可能会持续超出市场预期,其背后反映的正是未来五到十年医药行业万亿市场蛋糕再分配的结果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X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