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金所顶风展业 涉嫌“自融”和权益拆分

《投资者报》 汪慧敏 高方方 2018-08-27 00:00:00  收藏

据证监会日前向各地金融办发送《关于报送金融资产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工作进展情况的通知》(简称《通知》)。《通知》要求各地金融办(局)在8月24日前上报辖区内金交所清理整顿的工作情况,报告内容共包括并不限于金交所的运营管理、存量业务、交易品种、投资者适当性、资金池问题。至此P2P“借道”金交所的道路将被封上,金交所的整顿摸底工作全面拉开。


近期,《投资者报》记者了解到,四川金融资产交易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川金所”)在官方网站销售的“荟金D计划”等一系列产品,采取标的拆分销售方式,违反了国发[2011]38号文、国办发[2012]37号文件“要求金融资产类交易场所停止将权益拆分为均等份额后发售给投资者,只能将权益进行整体转让”的规定。而平台曾发售的产品“荟金C计划”融资方为“四川金投金蓉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为川金所名下100%控股的子公司。涉嫌“自融”的川金所一时间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踩红线”展业



在川金所的官网上,记者注意到在售的“荟金D计划”系列产品,总募集额超过1亿元人民币,分10万、20万起投分期发行,这样一来,采取标的拆分的销售方式,将实质上属于同一发行方的同一发行产品拆分为多个融资项目、分散发行,多期发行,变相突破了“投资者人数不得超过200人的限制。”


记者通过“荟金D计划”的产品说明书了解到该系列产品的挂牌方为“广东鑫石金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鑫石金”),天眼查系统显示,“广东鑫石金”成立于2017年2月24日,法人为张宏光,注册资本1000万。没有官方网址和公司的相关介绍,公司的股权结构图显示公司由两个自然人股东为张宏光和王明明,其中张宏光持股比例为90%,王明明持股比例为10%。公司在2017年年报中的信息显示,该公司并没有实际运营的痕迹。


记者在“荟金D计划 20180101期”中了解到,“广东鑫石金”挂牌融资金额为5000万元人民币,产品存续期为365个自然日,设定的最低认购金额为10万元,最低递增额为1万元,预期年化收益率为9.5%。


如果按照最低认购10万元来算,5000万元需要500个投资人才能完成,这和国发[2011]38号文、国办发[2012]“37号文”以及清整联办“回头看”“31号文”的规定“交易场所不得将任何权益拆分为均等份额公开发行,任何权益在其存续期间,无论在发行还是转让环节,其实际持有人累计不得超过200人。”要求明显相背。


值得注意的是,川金所所有的理财产品的说明书上都注明了“产品的交易和兑付中的资金清算由川金所完成。”投资人的认购款也没有第三方机构托管,而是“直接转入川金所交易结算的专户中。”

就上述情况,记者以投资者身份电话咨询了客服人员如何投资平台理财产品。“个人投资可以在我们的官网上登录注册,也可以手机下载我们的APP(奔腾向钱)注册。如果机构注册需要走线下,按照我们网站上的公示需要提交相关的资料清单。目前经过我们平台发行的产品都没有出现问题。”客服人员说道。


证监会近日下发的《通知》中提到部分金交所“未经中央金融管理部门批准擅自开展吸存、信贷等金融业务、违规向社会公众发行或转让金融产品,蕴含较大金融风险。”而中央金融监管部门,通常指当下的一行两会(央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地方金融办等并不在其列。


那么,川金所平台发售的理财产品业务是否经过中央金融管理部门批准呢?记者就此问题致电官网客服,客服人员称,会将此情况向领导汇报后回复,同时记者按客服指定的邮箱发送了采访函,但截至发稿前,并未收到任何回复。



产品涉“自融”



川金所的股权结构图上显示,川金所的股东有4家公司,分别为西南联合产权交易所有限责任公司、四川富赛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成都交易所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和四川新兴德瑞商贸有限公司。


其中,在川金所对外投资的两家公司分别为“四川金投金蓉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川金投”)和“华融天府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华融天府”),其中“四川金投”为川金所100%控股的子公司。对“华融天府”的控股比例为20%。


根据客服的介绍,记者下载并注册了川金所的“奔腾向钱”APP软件,在这款APP的页面上,记者发现了一款产品为“荟金C计划20161102期”,打开“产品详情”,融资挂牌方为“四川金投”,蹊跷的是,“四川金投”为川金所100%控股的子公司。经过记者深入了解,其实川金所涉嫌“自融”的现象早在2015年底就出现了。2015年9月23日川金所法人由熊云波变更为王世杰。天眼查系统查询到川金所的“融资历史”里有曾为“富赛基金”进行过A轮融资,时间显示在2015年12月31日,融资对象“富赛基金”为川金所的股东之一,而“富赛基金”的法人为川金所的前任法人熊云波,同时熊云波还担任着“川金所”的董事。


2018年3月28日由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政治工作领导小组下发《关于加大通过互联网开展资产管理业务整治力度及开展验收工作的通知》(整治办函【2018】“29号文”)中要求“依托互联网公开发行、销售资产管理产品,须取得中央金融管理部门颁发的资产管理业务牌照或资产管理产品代销牌照。未经许可,不得依托互联网公开发行、销售资产管理产品。”“未经许可,依托互联网以发行销售各类资产管理产品(包括但不限于“定向委托计划”“定向融资计划”“理财计划”“资产管理计划”“收益权转让”)等方式公开募集资金的行为,应当明确为非法金融活动,具体可能构成非法集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等。并指出“未经许可,依托互联网发行销售资产管理产品的行为,须立即停止,存量业务应当最迟于2018年6月底前压缩至零。”


对此,有从事金融工作的人士认为,由于近期P2P的金融业务出现“爆雷”事件的增多,而不少P2P、互金平台曾与地方金交所开展过合作,这就促使了这次国家对金交所业务的监管摸底再升级。像川金所存在的上述这些涉嫌违规的行为,相信这也是国家在这次的摸底中需要整顿的工作重点。■

声明:投资者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猜你喜欢

公司 MORE

扭亏为盈的联华超市,还是笑不出来

自2012年起,联华超市的净利润呈负增长。为了扭亏为盈,这些年的联华超市一直在关店。

第三季度扣非净利下滑达九成 科大讯飞虚胖症缘何难解

投资与回报不成正比,是科大讯飞所面临的最直接问题

金科股份前三季度业绩逆市增长 千亿在望获大股东增持

在“千亿”赛道上挤满了越来越多的房企,其中大多在规模扩张的路上步子迈得太大,净负债率飙升。但金科股份却能稳扎稳打地增长,销售额年均复合增长率高达36%

红牛现停产疑云 强制清算后路在何方

目前,红牛中国“坚持经营”,泰国天丝“强势喊停”,然而,看似僵持不下的双方似乎早已为事件接下来的走向开始布局。有业内人士称,“后红牛时代”来临

汽车产销下滑引行业焦虑 “黑公关”口水战不断升级

多年来我国汽车产销一直保持高速的增长,主要得益于相关政策的鼓励和刺激,实际上也透支了未来汽车的产销额。发展到今天,已经无需再把高速增长当作单纯的发展目标

如果不是陷入质量危机 永辉超市或是个好标的

2018年上半年,在高鑫零售、中百、步步高净利润均上涨的情况下,永辉超市的净利润却同比下滑11.54%,同时产品因质量问题频遭曝光

司太立处心积虑收购海神制药 六次股权转让致估值暴增谜局

业绩增速放缓,高管频频变动,内忧外患烦恼不断,司太立重启收购之路呈现一波三折

董事长一年不到两次被协查 81%股权被质押的皇庭国际风险几何

不到一年时间,皇庭国际董事长郑康豪两次失联被协查,上一次失联超过4个月,此次要多久?目前无法预料

饿了么管理乱相:饿了么被指挪用商户执照 一店多开如何保障卫生安全?

店铺信息交给饿了么辖区市场经理后被冒用,一店多开现象严重,面对相关的市场乱象,饿了么该如何解决?

华侨城频繁抛售资产 欲输血文旅地产?

一边卖一边买,华侨城似乎在战略调整上更加聚焦于文旅产业

投资头条 MORE

比亚迪发布财报:三季度净利润达10.48亿元,环比增长178%

10月29日,比亚迪发布2018年前三季度业绩报告。今年1~9月,比亚迪营业额为889.91亿元,同比增长20.35%,归属上市公司净利润约为15.27亿元。同时,比亚迪预计2018年全年净利润约为27.27亿元~31.27亿元

“相互保”上线9天揽客千万 零费用加入后还须关注什么

有观点质疑相互保会否存在“多赚管理费而多赔”的情况。杨帆宣称,这将影响”相互保“的可持续运行,公司从未想过、也绝对不会做出这种“自杀式”行为

“双11”十年躁动新格局 谁的狂欢,谁的江湖

今年是“双11”的第十个年头,从2009年交易额5200万元到2017年交易额1682亿元,销售额呈现爆炸式增长的背后是整个中国社会商业潜力的爆发

扭亏为盈的联华超市,还是笑不出来

自2012年起,联华超市的净利润呈负增长。为了扭亏为盈,这些年的联华超市一直在关店。

稀缺藏药“成就”富豪阙文彬 恒康医疗缘何坠入债务漩涡

阙文彬一只大手就能通过减持和质押进行大量套现,与其违规操纵股价有着密切联系

第三季度扣非净利下滑达九成 科大讯飞虚胖症缘何难解

投资与回报不成正比,是科大讯飞所面临的最直接问题

金科股份前三季度业绩逆市增长 千亿在望获大股东增持

在“千亿”赛道上挤满了越来越多的房企,其中大多在规模扩张的路上步子迈得太大,净负债率飙升。但金科股份却能稳扎稳打地增长,销售额年均复合增长率高达36%

三季报机构潜伏个股TOP50 走心布局 等待春天

《投资者报》筛选出三季报机构行业潜伏的重仓股,为您揭开这层神秘面纱。

红牛现停产疑云 强制清算后路在何方

目前,红牛中国“坚持经营”,泰国天丝“强势喊停”,然而,看似僵持不下的双方似乎早已为事件接下来的走向开始布局。有业内人士称,“后红牛时代”来临

汽车产销下滑引行业焦虑 “黑公关”口水战不断升级

多年来我国汽车产销一直保持高速的增长,主要得益于相关政策的鼓励和刺激,实际上也透支了未来汽车的产销额。发展到今天,已经无需再把高速增长当作单纯的发展目标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X

找回密码